一夜花光2000万、败掉四套房,“拆二代”都是这么花钱的?|幸福热议

"


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手握三套房子,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赚钱靠运气,输钱靠实力


最近在《东方110》节目里,有这样一个“拆二代”的故事,主角叫阿荣,是上海本地人,在南桥有一套房子,后来父母的老房拆迁,又分到了两套房子。几乎与此同时,他父亲的五金厂又遇到拆迁,又分到了大量的补偿款。


在拆迁之前,阿荣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甚至因为结婚买房还欠了银行13万的房贷,但一夜之间,银行卡的账户里,突然多出了几千万,说是一夜暴富也不为过,这让阿荣的心态发生了质的改变,他开始琢磨怎么能用手里这笔拆迁款“赚快钱”。



首先,他拿出30万的存款杠杆炒股,但由于没有经验,很快就赔光了。


但是这30万对现在的他来说,只是“洒洒水”,他反而觉得,正是因为投资力度太小,因此才没有带来足够的回报。他开始看不起之前每个月几千块的“死工资”,沉迷“赚快钱”。很快他就迷上了足球赌博,刚开始还真赚了几万块。


尝到甜头后,他开始越赌越大,结果很快赔了个底朝天。



几千万的拆迁款赔了个精光,他不甘心,把名下房子统统抵押,妄图“回本儿”,结果自然是“统统输光”,还因为借高利贷背上了将近200万的债务,妻子也和他离了婚,家人为了帮他抵债,把家里的房子也卖了,还清了欠债后,他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很快又欠下了一百多万的外债。


直到最后,不光父母的拆迁房被他赔了进去,自己也“赌”进了监狱。


国家补贴2000万,一夜之间全败光


无独有偶,身从小在北京昌平农村长大的李旭,2001年家里拆迁,分到了3套还建房,国家还赔偿了2000万的现金。


身价暴涨的他在暴富中迷失了自我,拿到拆迁款之后,他辞掉了之前的工作,一掷千金购买豪车,出入高档场所,过上了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生活。


“以前你去三里屯可能看都不会看一眼,因为你觉得跟你没有什么关系,现在不一样了,我就想每天都和哥们唱个歌,做个足疗吃个饭,大把大把花钱...”



除了这样奢靡的生活,李旭也和阿荣一样,迷恋上了赌博,花天酒地的生活,加上赌博的刺激,2000万的巨款,很快就被他挥霍一空。


然而此时的他却已经在这样的生活中迷失了自我,直到讨债公司上门,他才发现自己早已债台高筑。



高利贷的高额利息,迫使他不得不卖房填补亏空,借了赌,赌了借,几十万、几百万……窟窿越来越大,最终,也同样落得一个“妻离子散”的下场。


“拆二代”败光四套房,一家五口被扫地出门


而有些“拆二代”不光败光了自己的财产,更是打起了家人的主意。


前不久,杭州临平的叶先生像往日一样回家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家的门上贴了一张法院的通告,说自己的房子60天内将被拍卖,叶先生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情况?


叶先生在第一时间联系了法院,自己没有债务纠纷,怎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家的房子就要“易主”了呢?


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来,问题出在叶先生的儿子身上。在老两口不知情的情况下,儿子把家里的这套房子抵押了贷款,逾期不还,最终导致法院查封了这套叶先生现在住着的房子。


“这不可能啊?房产证还在我手里呢。”知道了真相的叶先生懵了,他不明白,房产证明明还在自己手里,产权人写的是自己孙子的名字,怎么就能被儿子抵押呢?


原来,家里的四套拆迁房,已经让儿子卖了三套抵债,为了不让孙子孙女“无家可归”,老两口把房产证看得死死的,后来还是叶先生的妻子想起来,去年九月份儿子突然回来了一趟,说要复印房产证。老两口以为只是复印出不了问题,结果儿子用一本假的房产证把真的掉了包。


直到接到了法院的查封通知,叶先生才知道,自己手上的房产证是伪造的。现在,儿子儿媳不见踪影,一家老小即将无家可归,叶先生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国家严控?“拆二代”难再有


自从1998年开始,我国就进入了房改拆迁时代,各种“拆二代”也应运而生。

拆字一喷,喜大普奔”形象地展现了拆迁户的心情。但从2021年起,拆迁将陆续停止,棚改攻坚十三五明确要求,“到2020 年,基本完成现有的城镇棚户区、城中村和危房改造”。


在2019年7月份的“旧改”吹风会上,住建黄艳副部长就明确表示,在未来的改造中,我们将尽量避免一拆了之、大拆大建。在最近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针对老旧房屋,国家更是提出“加强城市更新和存量住房改造提升,做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


2020年,国家针对3.9万个老旧小区进行了改造,所涉及的居民达到700万户。改造范围包括,屋顶防水翻修、墙面刷新、电路和天然气、水管改造、加装电梯等等,在小区内还会加设光缆的铺设和停车位。

总而言之,“旧改”将接棒“棚改”,成为未来对老房子的主要处理方式。虽然希望拆迁的人要失望了,但更多的人都将被惠及。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