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看守所发病后死亡,家属:监控中看到他带病擦地睡厕所旁,死前身上有多处伤痕,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

又高又壮的大小伙子,只是出了个远门却再也没回来。面对少年杨文鹏的死讯,一家老小感到锥心般的痛,“身高1.78米体重180斤的17岁小伙,去世时瘦了很多,身上还有多处伤痕……他从看守所被送进医院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杨文鹏


少年首次独自远行

说要去200公里外的城市学美发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杨文鹏8岁那年,父亲杨恒红和生母熊有红办理了离婚,2010年和杨女士再婚。

8月28日,杨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自己虽然是杨文鹏的继母,但平时和孩子相处得很好,并没有大家传统观念中认为的隔阂。


杨女士称自己虽然是杨文鹏的继母,但和孩子一直相处得很好

2018年7月,杨文鹏从南昌某轨道学院毕业后,在一个电子厂工作了一段时间。2019年5月进入南昌地铁实习。因为比较贪玩,上班期间经常被扣工资,杨文鹏就觉得这个工作不划算,就不想干了。

2019年6月20日,杨文鹏离开南昌市进贤县前往九江市湖口县,说是一个同学的叔叔在那边开美发店,自己去当学徒工做美发。当天,杨恒红开车将儿子送到高铁站,路上还试图劝儿子别去了,因为儿子长这么大还没一个人离开家那么远过。“杨文鹏身高1米78,体重在180斤左右,他爸爸说他‘你又高又胖的,不适合做美发’,但孩子最终还是很固执地上了开往湖口的车。”杨女士说。

杨恒红没想到,儿子的第一次独自远行竟成了他们之间的永别。


离家第4天突然失联

家属寻找十多天得知被抓


杨文鹏到湖口后并没有马上去到美发店,而是按要求准备三天后再进店学习,期间和同学住在同学叔叔安排的宿舍里。

从小由奶奶带大的杨文鹏跟奶奶很亲,只要出门每天都会给奶奶打电话。但从孙子离家第4天开始,奶奶就再也没接到孙子打来的电话。此后家人以各种方式联系杨文鹏但都没回应,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也不回,还尝试通过杨文鹏的同学、朋友寻找,但仍一无所获。

杨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因为十多天联系不到孩子,7月4日,万般焦急之下他们报案称孩子失踪了,进贤县警方回复称这边不能接受报案,但可以帮忙查一下看孩子在什么地方。“当时也没立案什么的,民警拿着身份证号帮我们查了一下,查完说孩子还在九江市湖口县,从6月20日到那边后就没出来过。”

得知孩子还在湖口,杨恒红一家第二天(7月5日)就驱车前往。为了能尽快明确孩子的具体位置,家人到湖口后第一时间就去公安局报案,说孩子联系不上了,担心被困在什么传销组织里了。公安局让他们去双钟派出所报案。

“在双钟派出所大厅讲了很久,说了很多孩子的情况,一个民警过来告诉我们,说前几天好像抓了一个符合我们描述的人。家人和一位兰姓警官确认后,了解到孩子确实被抓了。”杨女士说,兰姓警官说孩子没多大问题,就是几个年轻人吃饭喝酒时发生口角打架,最多就是关三个多月,让家属先回去。

据华商报记者了解,2019年6月24日,杨文鹏因涉嫌聚众斗殴罪被湖口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羁押于湖口县看守所。经湖口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7月30日被执行逮捕。


2019年6月24日,杨文鹏(未穿上衣者)因涉嫌聚众斗殴罪被刑拘


逮捕通知书


得知孙子在看守所病倒住院

奶奶两次去探望被拦住不让见


听民警说没多大事,杨恒红夫妻就回到进贤。9月5日,杨恒红接到一个电话,说‘你们孩子住院了,你给带些衣服和钱过来吧!’但当时杨恒红因为工作原因去了外地,一时半会儿赶不过去。“我妈(婆婆)说她过去看一下,就买了到湖口的票。”为尽快弄清楚事情真相,杨女士给对方打电话问询,“打过去后他们自称是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说孩子在他们医院住院。”

9月6日,怀着迫切想见到孙子的心情,67岁的杨文鹏奶奶踏上了前往九江的列车。杨女士告诉记者,婆婆平时身体还可以,得知孙子出事后时常焦虑,人瘦了一大圈,精神状态也变差了很多。“到了之后不让见,说是有规定。我妈就问他们,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他们说,没什么,你孩子就是一个星期都没上卫生间(大便),有发烧、呕吐等症状,精神状态也不太好。”

因为见不到人,杨文鹏奶奶只好坐车返回。杨女士介绍,婆婆回来后一直放心不下,9月9日,婆婆没告诉家人,一个人悄悄前往九江。“我妈去了后求医生求民警,但还是不让见,他们说孩子就是发烧呕吐,没什么事,让她先回去。我妈从医生那里得知孩子几天了都没进水,此外,半个多月了都没大便。”

杨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虽然见到孩子的希望渺茫,但这次老人不想再放弃,她就走到孩子所住的三楼病房楼下,朝上面大声呼喊,“鹏鹏,到底是谁害了你,你怎么会成了这个情况,你给奶奶答应一声,哪怕站在窗户边给奶奶打个招呼都行啊。”听到楼下的呼唤,三楼的窗户内传出了几声回应。“孩子应该是听出了奶奶的声音,很痛苦地‘啊’了两声,然后就再没任何声音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怆

让奶奶无法接受这一残忍现实


杨女士说,回到家的婆婆一直在念叨这事,言语中满是对孙子病情的担忧,杨恒红夫妻便商量着尽快去再看看。

“9月14号下午五六点,那边一个民警打来电话说孩子病危,正在ICU里抢救,要让家属去签字。担心因时间关系出什么问题,要求我们尽快过去!我老公当时回复说‘不管什么情况,你们先给我救人!’”杨女士说,挂掉电话后,丈夫立即接了父母和堂哥,四人连夜驱车赶往九江。但到了医院仍见不到人,只能站在ICU病房外,看到孩子整个是一个无意识状态。医生告诉到场家属“病人生还希望不到10%。”家人多次追问具体病因,对方均回复原因待查。而对于转院到南昌治疗的要求,院方表示病人情况不适合过多移动。

2019年9月16日,湖口县公安局以杨文鹏“患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为由,决定对其办理取保候审,但被家属拒绝。

不能转院,又不见好转。为尽快实施有效救治,杨恒红和家人试图在南昌的大医院寻找专家,后来找到一个专家进行电话远程指导,根据九江方面的症状描述给出用药方案建议,用过药后的第二天杨文鹏退烧了。但短暂的好转并没有带来最终的脱离危险。9月25日,医院传来消息称病人脑死亡,10月17日12时58分宣布临床死亡,当天晚上遗体被送至九江市殡仪馆保存。

2019年12月5日,南昌大学司法医学鉴定研究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果显示:杨文鹏未见机械性损伤,也无中毒致死的依据;符合患化脓性脑炎导致昏迷等表现,最终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亡。

“活蹦乱跳的一个大男孩,离开家去了另一个城市莫名其妙就没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怆,杨文鹏的奶奶无法接受这一残忍现实。

杨女士称,孩子没了,公婆身体日渐消瘦,头发一时之间全白了,天天以泪洗面。杨恒红夫妻俩看到两位老人痛苦的样子,有泪也不敢流,只能强忍着悲痛到处奔走为给孩子讨公道,申诉书从去年写到今年,每次得到的回复都是说会调查,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得知孙子意外死亡,奶奶头发一时间全白了


看监控发现孩子在押期间整天擦地

跟20多个成年人关一起,还总睡在厕所旁


对于死因鉴定中化脓性脑炎的说法,全家人都很疑惑。“孩子被关进去前是做过体检的,指标显示一切正常,只是以前患有乙肝小三阳,但已经治好了。”杨女士质疑道,不到18岁的一个壮实少年,为何在关进看守所后突然重病死亡?家人发现,杨文鹏死之前,身上已经看不到以前的赘肉,瘦了很多。

一向身体健康的杨文鹏为何会突患脑炎入院?进医院前他在看守所经历了什么?杨女士向华商报记者称,为了弄清楚前因后果,家人提出要查看相关材料。6月5日,湖口县看守所只提供了2019年8月19日到9月2日共15天的监控视频,说其他时段的视频不见了,可能是设备出问题导致的。他们被告知材料涉密,要求只能在那里看,不能拷贝带走。

经过一下午查看,杨恒红发现,15天的视频资料中,儿子杨文鹏跟20多个成年人关在一起,平时独自睡在厕所旁边。每天凌晨两点准时起床一直到凌晨五六点,得站在那里守夜。而且每天都要用毛巾蹲在地上擦地,除非大扫除时有人帮忙,平时整个监室的地面都由他一个人负责清洁。在他擦地时,监室其他人员都在聊天、放风,根本没人帮他,也没人跟他说话,仿佛他不存在一样。杨文鹏跟任何人没有交流。

至于看守所内之前有没有要求拘留人员擦地的规定,以及杨文鹏为什么和那么多成年人关在一起,为什么会在厕所旁边睡觉?杨女士表示,这些问题都没得到过任何解释。

尤其让杨恒红感到扎心的一幕出现在2019年9月2日的视频画面中,他看到,当天8时23分左右杨文鹏晕倒在地,8时48分管教和值班监管医生到场,只是看了几分钟就马上离开,没有做任何检查。由同监室两人将其扶着坐在一个小凳子上,58分钟后,杨文鹏带病继续拿起毛巾擦地。10时58分被管教带离监室。杨恒红夫妻两人均对此表示质疑,认为如果当时能及时救治,可能就不会贻误病情。


公安局回复称无逼供、虐待情节

工作人员不存在玩忽职守的情况


杨女士向华商报记者讲述,8月24日,丈夫杨恒红曾见到了湖口县公安局法制大队李主任,对方建议早日将孩子尸体火化,并表示可以提供适当的关爱资金,不过还是建议走司法途径,法院判了后公安方面该赔多少就赔多少。据该案处置领导小组调查,杨文鹏在接受刑事侦查期间,没有被逼供、虐待的情节,看守所内工作人员也不存在玩忽职守的情况。

对于上述回复杨家人一致不予认同。杨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记载:杨文鹏头顶部偏左头皮软组织有一块血肿,右额部皮肤软组织有中空性皮下出血,但看守所自始至终未对孩子进行过针对性治疗。还有,为什么在出现恶心、呕吐症状4天、晕厥1天后才将其送进医院?“一个17岁的小伙子,关进去之前活蹦乱跳的,没有任何疾病。为何两个月后人就躺进了重症监护室?身上包括脖子、腰部有多处明显淤青伤痕,这些伤痕是怎么来的?”

此外,家属认为,杨文鹏在押时年龄为17岁,看守所却未将其分开羁押,而是和20多个成年人关在一起,且自始至终未为其派法律援助律师,这些程序明显违法。

8月28日,华商报记者致电湖口县看守所询问杨文鹏死亡事件的调查进展,但多次拨打电话均无人接听。

华商报记者 董琳 编辑 刘妮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热线电话029-88880000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华商报】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