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杀3人”曾春亮为何下山?村民称无处可藏,携锄头尖刀骑摩托冲卡欲逃跑,遇害夫妻上午下葬 7岁娃仍未醒

"

“凶手抓到了!抓捕视频画面上,凶手头上的帽子还是我家的!我现在终于可以直视父母遗像了,父母终于可以瞑目了。”这是受害者家属康女士知道曾春亮落网消息后心情写照。8月16日下午4点半,轰动全国的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两起案件疑凶曾春亮落网。



>>“曾春亮,你已经被包围,奉劝你立即下山,投案自首”

目击群众告诉华商报记者抓捕前的情景。数千名武警、警察和民兵经过连续数日地毯式搜山和道路盘查,最终将曾春亮锁定在厚坊村的山上。因为村旁山连着山,搜捕难度非常大,今日下午3点多的时候,警察已经将厚坊村齐城村弯包围住,持喇叭朝村弯及周边山林大喊:“曾春亮,你已经被包围,奉劝你立即下山,投案自首。”

大概下午四点多,曾春亮骑着一辆不知何处偷来的摩托车从丰城方向驶来,试图冲卡,其紧跟在一辆大货车后面,警察将货车叫停后,无路可逃的曾春亮只得束手就擒。曾春亮被捕时穿着黑色上衣,在回答警方问题时非常淡定。警方:“叫什么名字?”曾春亮:“等下再讲,我现在站在这里。不要急嘛!”警方:“你说,叫什么名字!”这次曾春亮大声回答:“曾春亮!”


>>骑摩托车冲卡,车里藏着锤子和尖刀

据澎湃新闻报道,当时骑摩托车的曾春亮将一把锄头放在摩托车前的塑料桶内,警方将其当场控制,曾春亮摩托车塑料桶内有一把锤子和一把尖刀。

一位目击抓捕现场的村民给华商报记者分析称,警察当时已经包围了曾春亮藏身的地方,范围越来越小,他肯定藏不住了,应该很快就能抓住,他下山骑摩托车冲卡就是狗急跳墙,冒险争取唯一的逃跑机会。

抚州市公安官方微信公众号“抚州公安”发布消息称,2020年8月16日16时27分,犯罪嫌疑人曾春亮在乐安县山砀镇航桥村附近被警方抓获,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厚坊村一位曾姓村民告诉华商报记者,曾春亮父母去世早,兄弟姐妹五六个,好几个在外地打工,大姐嫁到了外村,大哥住在县城了,老家现在荒废了,房子几年前都塌了,有时候过年或者清明上坟时候他们会回来一下。因为家里孩子多条件不好,再加上有亲属在外打工,曾春亮没怎么上学也跟着打工去了,应该是在外打工时学坏了,听说又赌又偷。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曾春亮今年5月12日刚刚出狱,曾在2002年和2012年两度因盗窃罪入狱。曾春亮在监狱中度过了约14年7个月。从5月12日刑满释放,到此次案发,曾春亮出狱尚不满3个月。

曾春亮作案、落网时间线


新厚坊村一名村干部介绍,今年45岁的曾春亮至今没成家,因为长期坐牢,村里也没有他的住房。今年5月刑满释放后,曾春亮找到村里要求开办采石场,但因没有办理相关证件被拒绝。此后,村里介绍他去附近工厂上班,曾春亮嫌弃工资太低没有去。

曾春亮的亲属最近一次见到曾春亮是在7月22日早上8点多。她说,当时曾春亮把二手电动车骑回来放在门口后就出去了,直到上午11点多家里来了警察,她才知道曾春亮在外面“打架”了。

也有山砀镇宾馆人员接受媒体采访表示,8日凶案之前,曾春亮曾有意入住,最终因无法出示身份证件被拒。


>>受害者家属:父母上午下葬,下午凶手落网,他们可以瞑目了


村民知道凶手落网后纷纷出门庆祝


康女士是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山砀镇人,8月8日发生的重大刑事案件中两位遇害者是她的亲生父母,另一位受伤严重还在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抢救的7岁小孩是她的外甥,行凶者就是曾春亮。康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案发17天前的7月22日,曾春亮曾潜入康女士家行窃,被撞见后威胁康女士家人:“如果报警,就杀你全家。” 7月23日,恐惧的家人再次报案,要求警方立案追捕嫌犯。7月24日,母亲由于受到惊吓不敢再上三楼打扫房间,嫂子在清扫床下方地面时发现了包括手套和用T恤衫包裹的扁口、长约30厘米的起子等工具,家人再次报警。警方次日从康家取走这些疑似作案工具。没想到,他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8月8日早上曾春亮再次潜入家里行凶,8月8日案发后警方曾向社会悬赏5万元抓捕曾春亮。

就在警方全力抓捕之际,8月13日早上7点,曾春亮返回老家厚坊村,并住在该村驻村扶贫干部宿舍,将返回上班的该县医保局扶贫干部桂高平杀害。8月13日案发后,警方将悬赏金额提高至30万元。为了尽快将其缉拿归案,警方将悬赏金额提高到30万,动用的警力也增加到4000人。

这件极其凶残的虐杀案件后,康家人心惶惶,不少家族里的年轻人和民警一起日夜守在康女士家门口,大家生活完全被打乱,焦虑不安、情绪崩溃、极度恐慌,山砀镇的人民也生活在恐惧之中,害怕随时面临着凶犯突然出现并再次作案。再加上很多年轻人都出门打工去了,村里多是老人小孩,特别是小孩子最危险。“因为曾春亮已经疯了,见人就杀。驻村干部与他无冤无仇,他都能持刀杀人,因此村民自愿拿着棍棒守护安全,还有不少民兵也加入搜捕序列,和警察武警一起巡逻搜捕。”

康女士告诉记者,今天是虐杀案件的第九天,上午安排下葬仪式,下午凶手落网了,父母可以瞑目了,现在期盼7岁的外甥能早日康复。康女士再次向记者回忆了父母遇害和外甥的遭遇不测残忍过程:监控视频显示,凶案发生在8月8日早上7点多,当时家中仅有两个老人和外甥三人。曾春亮疑似从后院通往菜园子的围墙缺口处进入,躲在负一楼,待母亲早起进入一楼厨房时,凶手将其杀害。之后凶手带着刀、锤子进入二楼,将卧室里的父亲砸死在床,头盖骨几乎缺了一半,应是当场去世。小外甥同样被砸破了头,躺在床底。“我姐在下午4点左右回到家里,发现这一场如此凶残的屠杀,作为一个母亲,她的心在滴血,她知道长达8个多小时,她的儿子(我的外甥)一直在努力地等待亲人的救援。我外甥被转到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又经过长达7个多小时的手术,才度过第一个难关,接下来将伴随着更加凶险的开颅感染风险、水肿导致的颅内压升高,以及后期的二次手术、并发症及后遗症。目前我外甥已转往南昌一家医院,但因人没有苏醒,喉咙插着呼吸管,而未能用上高压氧舱进行脑部修复。我二姐在那边陪护。现在很迷茫,也不知道医疗计划,跟医生沟通,医生说,病人状态一直在变化,不能确认治疗计划。”

康女士说:“凶手一落网,最近这段时间的压抑情绪终于消散,感觉到呼吸都轻松了。我知道接下来的路更漫长,但我会坚持住,因为我父亲说过我是他的掌上明珠!”

华商报记者 利民 编辑 刘妮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热线电话029-88880000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华商报】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