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地铁遇豪横大叔“撒野”,却有160万人点赞:请等一等走得慢的人

回复【早安】送你一张专属祝福卡片

文 | 桌子 · 主播 | 杨枪枪

前段时间,母亲要去医院复查。

本来之前说好了我带她去的,她可能怕影响我工作,就不声不响自己去了医院。

湘雅医院还是那么多人,人山人海,母亲排了很久的队,可是轮到她的时候,突然才知道要什么健康码,不然无法进去。

她像个无助的孩子,站在一旁手足无措,最后只好又打电话给我。

于是我放下工作马上跑到医院。

她还好,有一个在长沙本地的儿子,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就行,可是还有一些外地来的老人,他们来看病可谓是困难重重。

记得我去接母亲的时候,还有一对老年夫妇同样被拦在了外面,他们老两口头发都白了,其中老大爷还拄着一根拐杖。

外面入口的台子放着一个喇叭,重复播放着需要健康码。

可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健康码是什么,那个时候太阳很大,老大爷晒得满头是汗,他着急地拿着自己的手机不断鼓弄,可是他的手机是一个老年机,根本连微信都没有。

他央求着找工作人员说是外地来的,能不能通融一下,可是工作人员也没有办法通融,甚至因为人员太多,只回复了他们一句就去忙别的事情,剩下他们在一旁不知所措。

看到这一幕,我觉得很心酸,不知道他们为了来一趟医院到底准备了多久,也不知道他们能够顺利看完病,还要走多少弯路。

这个时代发展很快,我们都觉得要健康码很正常,可对于我们很多老年人来说,就真的举步维艰了。

8月8日,两段视频在网络上引发热议。

一位老人和地铁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

地铁站规定,乘车时需要出示个人健康码,或者疫情通行证。

但这名老人显然并不明白他需要出示什么东西,问了几次“健康码是什么,要电话号码”?

工作人员再次询问疫情通行证时,大爷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没有这个东西,你们没有给我”。

在这个点赞有160万的视频里面,这个老人被贴上了“豪横大叔”的字眼,网友们纷纷开始戏谑:

有人觉得大爷蛮横无理,太豪横,应该严惩:

还有人说他是明显装傻,故意使坏:

甚至有人把这个当成段子和相声来看:

如何评价这件事情?

我觉得很悲哀,对这个工作人员的沟通方式,也对这群恶意揣测老人、把这个当成段子看的网友。

通过这个视频我们很明显看得到,工作人员和老人是属于完全的无效沟通,工作人员一直在说,请出示健康码、通行证,可是大爷根本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两个人一直在做无效沟通。

工作人员宁愿去报警,也不愿意去解释健康码是什么,怎么帮助大爷下载健康码,这才是真正让人反思的地方。

而且我觉得大爷不像蛮横无理的人,他问什么是健康码的样子也非常认真,工作人员让他戴好口罩的时候,老大爷很配合地戴上了。

最后,事情的结尾是警察到场调解,并且大连地铁发了通报,说对相关工作人员批评教育,改善工作方式。

其实现在遇到这样困境的,并不仅仅是大连这个老人。

在百度上搜索“老人不会二维码”的关键字,得到的相关结果有5130000个。

几乎都是在反馈老人不会二维码、不会上网,生活遇到困难。

很多老人,辛苦一生,在社会的浪潮里站稳脚跟,时代的洪流没有让他们倒下,可当他们面对日新月异的事物,却开始一筹莫展。

有一个网友说的很好:

当初故宫全面推行网上售票,却忘了考虑当那些偏远地区的爷爷奶奶们,终于来到他们心心念念的北京故宫,却发现,那堵红墙怎么也进不去。

信息时代,绝大多数年轻人拿着手机,就能轻松搞定很多事情,但是对老人来说,手机里错综复杂的应用,繁复的指令,都让他们完全不知所云。

在这个他们奋斗了大半辈子的世界里,他们突然变得像天外来客一样格格不入。

央视曾经做过一期节目:《扫码时代,别让老人“落在身后”》。

其中有一个环节很戳心,问道: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老人被留在了身后?

网友A回答说:是姥姥姥爷自己去交电话费,跑了十几个营业厅,被告知“不收现金”的时候。

网友B回复说:不用叫车软件就打不到车,五线城市明明打车起步价就能绕一圈,结果老人家花了4个小时才到家。

网友C回复说:停电的时候,外公外婆怎么也找不到手机里的手电筒,就摸黑在屋子里吃药。

我们年轻人手机用得很欢快,也很享受这个互联网时代,可是你根本不知道,就是这样的生活,成为了他们的困境。

在黑龙江,67岁的大爷买完葡萄,准备结账,却被告知,只收微信,不收现金。

大爷拿着纸币尴尬地站了一会儿,还是无人搭理他。

他心酸地拿起葡萄控诉:我拿的是人民币,不是假币啊,你让我在那儿站着,羞辱我老头不会用微信....

无独有偶,《扬州日报》也曾报道过一位老大爷陪妻子到扬州市区某医院看病,想租一辆轮椅让妻子坐着。

可是谁知道,提供现金租借的轮椅已经被借完了,只剩下需要手机扫码才能租借的轮椅。

可大爷不会扫码支付,只能一路背着老伴挂号看病,他自己年岁已大,还要背着一个妻子,非常艰难。

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觉得很心酸。

扫码就是为人提供便利,可还有人就因为扫码,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还记得那个在疫情期间上微博求救的老人吗?

77岁的刘立是一名退休老师,女儿因为疫情刚刚去世,自己和妻子还有13岁的小孙女都已经感染,儿子还在疫情一线没有办法顾到家里。

他急切地想要大家救援,他是小孙女的唯一监护人,最要紧的就是小孙女。

于是,他颤颤巍巍地重新学习上网,你真的无法想象,这对于从来不知道上网的人来说,到底有多难。

最后,他摸索了半天,终于发出了两个字:你好。

网络对于老人来说就像是一个异类世界,他迈向这个世界的每一步都变得很艰难很艰难。

后来老人还是去世了,有网友叹息着说:

2.5发出一句“你好” 。

2.28说不出一句“再见”。

信息化的发展,对年轻人来说,是如鱼得水,可对老年人来说,却在无形之中,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让他们越走越难。

他们就像被隔绝在文明之外,墙的那头,是他们用毕生心血换来的全新世界,墙的这头,是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而被迫留在后面的他们。

有书君说

有书7日自律挑战赛上线啦!

自制是一种秩序,

是一种对快乐和欲望的控制。

现在参与7日打卡活动,

赢有书vip7日会员!

你有多自律,就有多自由

作者

桌子,身高1.85米,有八块腹肌的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三观比五官更正,思想比套路更深。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观 ,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有书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