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乐安连环凶案追踪:手段残忍两分钟杀1人,受害者或因家境宽裕成下手目标

"

封面新闻记者 廖秀 谢凯 实习生 郭晨 周天健 发自江西抚州

8月14日,厚坊村村委会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两起连环凶杀案打破了山砀镇的平静。

8月8日7时许,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山砀镇山杨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凶手潜入康家,杀害两位老人,并将一名7岁幼童打成重伤。经查,凶手为隔壁厚坊村刑满释放两月余的曾春亮,此前,他曾潜入康家行窃。13日,该案疑凶曾春亮在厚坊村再犯案,致“一死一伤”,死者为一名50多岁的驻村扶贫干部。

8月14日,是康家父母遇害的“头七”,亲戚们案发后从外地赶回,轮流守夜。儿女打算择日安葬父母,“更要紧的是希望警方能尽快抓捕凶手,让小镇回归安宁。”

上千警力调集 每组四人彻夜搜捕

8月13日晚,民兵在厚坊村彻夜搜捕

暮色四合,距离江西省会南昌140公里的山砀镇渐渐笼罩于黑暗中。

山砀镇位于两座大山之间的狭长平坦地带,村落分布在大大小小的丘陵中,山上树木茂密,数公里难以看到一户人家。

8月13日晚上9时许,驾车沿着小路行至镇上,只有稀稀疏疏几盏路灯,几个零星开着的店铺。镇中央的一品鲜粉店铺前,十多名居民围成一圈,讨论着近期发生的两起连环凶杀案。

“在山砀镇出生以来,几十年都没听说过这么大的一件事。”居民王先生感叹。据他回忆,下午2点左右,一车一车的武警、警察、民兵陆续到达镇上,他们从周边调集而来,有上千人,“田桩里警车多,这阵仗跟打仗一样,长这么大都没见过。”

疑犯尚未被抓捕,镇上人心慌慌。鲜粉店老板娘说,“从前这里晚上11点都挺热闹的,有很多店开着的,现在几乎都关了。平时我开到凌晨2点,这两天10点不到就关门了。”

当记者问及凶手去向,王先生指了指厚坊村方向“听说往山里跑了,警察都搜山去了。”

晚10时左右,记者在现场看到,镇上许多户大门还敞开着,越往山里走,挨家挨户的门锁得越紧,沿途不时有民兵把守。

行驶约10里路,到达案发地厚坊村,江西抚州武装部组织的民兵正在厚坊村巡夜。他们来自临近乡镇,蹲守于各村各点位,每个点位最少四人一组,人手一把镰刀或一根棍子进行防卫。

据现场民警描述,8月8日案发后,就有警力陆续调集到周边村镇,今晚会彻夜进行搜捕和戒备。

凶手22号曾踩点 案发时两分钟夺命

康母遇害处

8月14日,是康家遇害老夫妇的“头七”。清晨,记者来到康家,这是一栋四层的独栋楼房,院子里,十多名警察把守着,小女儿康莹(化名)在案发后从深圳赶回家里,她说,“从9号开始,警方就安排人过来保护我们了。”

大儿子康帅(化名)刚在外为父母选了墓地回家,“打算择日将父母安葬,亲戚们大多从外地赶回来,每晚轮流守夜。”

回想7月22日与凶手正面搏斗的场景,康帅仍然觉得心有余悸。早上6点过,他听到平时空置的卧室传来母亲的喊叫,他本以为是父母在吵架,到了三楼发现,一名光头男子正用螺丝刀抵住母亲的脖子。

康帅将光头男一把推开,光头男拿手中的螺丝刀狠狠刺向康帅胸口,双方搏斗约5分钟,并威胁“敢报警就杀了你们。”康帅勉强控制住了对方,为了母亲的安危,他将该男放走,男子骑摩托车往附近航桥村方向逃窜。

康帅在与曾春亮搏斗时留下的伤痕

案发后,他曾两次向警方报案,但并没收到立案回执单,直到8号惨案发生后,才有警方来家里保护。

7月22号事件发生后,次日家人从床底找到螺丝刀等工具。家人分析,曾春亮可能之前就来康家踩过点。7月25日,康家人担心凶手再次潜入室内,在家里安装了4个摄像头。

康大嫂提到,“8号下午我们从监控里看到,母亲于早上7点01分下楼洗漱,两分钟内,凶手已杀害母亲,7点03分上楼再次行凶。”

心理素质好 一直在浙江打工

谈及凶手曾春亮,多名居民提到,今年5月12日,曾春亮在浙江省台州市刑满释放,6月回到山砀镇,镇上大部分人并不认识他,只有在浙江打工过的居民认识。此前,曾春亮和两个兄弟一直在浙江打工,时常行窃,擅长守株待兔,以“心理素质好”著称,老乡称他为浙江“贼王”。

康莹说,近两日,镇上传出多起谣言,如“杀人犯给被害者儿子顶过罪,出狱了问他要钱用”“遇害父母曾给2000块撤案”等等。

听到这样的谣言,康家人感到心寒,他们表示,家里都是本分人,并没人认识曾春亮,“没想到凶手还没被抓捕到,谣言就已四起。”

家人猜测,曾春亮选择康家行窃,首次动机一定是求财,“或许是看这栋房子长得比较漂亮。”康帅提到,妻子从前开首饰店,他脖子上时常挂着一条200克的金链子,比较引人注目。

遇害者康家

​邻居告诉记者,康家父亲做水泥制品,镇上大部分农田改造要用的材料都来自康家工厂。

近年来,山砀镇盗窃案频发,整条街道几乎都被偷过东西。但康帅并没想过要安装防护栏,“家里也没放什么贵重物品,也没想到会威胁到人身安全。”

凶手喜欢在别人家睡觉

8月13日,该案疑凶曾春亮在厚坊村再犯案,致“一死一伤”,死者为一名50多岁的驻村扶贫干部桂某。

案发后,受害者侄女在微博发声,村委会平时应该有工作人员24小时值班,但当晚并没人值班,凶手躲在房间,开着空调睡了一晚,桂某开门进去后不知道里面有人,没有防御就被凶手杀害。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曾春亮出狱后没有生存能力,他的摩托车油费、早餐费都是由朋友代付,因此他想去申请低保,但并没有被妥善安排,因此起了报复社会的心理,藏到村委会杀人。

8月14日下午,记者在厚坊村看到,村委会周围拉起了警戒线。

记者就低保问题向乐安县委宣传部核实,工作人员回应,“应该不是社保问题,就是无差别杀人,凶手喜欢在别人屋里睡觉,但是为何会选择在村委会睡,具体情况仍不清楚。”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封面底稿】创作,在封面新闻和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