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岁女童因狂犬病离世,离世前一天异常亢奋,半夜叫醒奶奶说肚子痛

"

发病的那天下午,2岁的小女孩萍萍精神变得有些亢奋,她围着爷爷奶奶一直说个不停。

半夜的时候,她嚷嚷着肚子痛,要奶奶救她。次日凌晨送到医院,后经医护人员确诊,萍萍怕风怕水符合狂犬病发作症状。

2月10日晚,四川蓬安县龙蚕镇千丘磅村,在发病第二天晚上,萍萍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奶奶龙某事后回忆,在萍萍发病近两个月前的一个冬日早晨,曾有一只野狗闯进院子,将孩子两次扑倒在地。因为萍萍当时身上没有伤痕,便没有带她去打狂犬疫苗。她说,至今不知道那个早晨是谁家的狗扑倒了孙女。

龙某说,两个月前的一个早晨,孙女萍萍在自家院里被一条野狗扑倒

如今,事发地附近一至三公里范围被划为狂犬病疫点,相关部门按规定对疫点内的犬只进行了捕杀。当地政府相关工作人员也来到萍萍家里了解情况,因孩子患的是狂犬病,具有传染性,最后家人同意工作人员将孩子遗体带走,火化。

图据“健康蓬安”


当地卫健部门公布的一张医院关于孩子身份信息的“报告卡”显示:萍萍生于2017年4月18日;死于2020年2月10日;疾病病种:狂犬病。离世那天,距她3岁生日,还有67天……

【发病】

离世前一天异常亢奋

半夜叫醒奶奶说肚子痛

萍萍离世前一天下午,曾表现出异常的亢奋状态。

2月9日,农历正月十六。下午5点过,奶奶龙某已经洗好了用来喂猪、鸡的红薯,萍萍围在她的身边一直说个不停。

“爷爷乖,我乖,奶奶乖,姐姐不乖,我最乖了……”这些话,萍萍平时也会跟爷爷奶奶说,但她那天下午说话语速飞快,嘴里会向外流口水。

晚上,萍萍跟奶奶嚷嚷着要睡觉。龙某想到萍萍这几天没怎么吃饭,便兑了120毫升奶。萍萍双手捧着奶瓶,喝一口又要停顿一下,待口里的奶咽下去后再继续喝,这种情况在以往是没有过的。

“以前她捧着奶瓶一口气喝完,但那晚上,她好像吞奶有些困难。”龙某说,她当晚拿帕子给萍萍洗脸,但萍萍看到她将帕子伸过去,便躲开了。

萍萍很快就睡了。半夜,龙某被萍萍的嚷嚷声惊醒:“奶奶,我肚肚痛,你救我嘛。”

龙某赶紧给在外打工的儿子打电话说了萍萍的情况,又联系村里一位远房亲戚,托他帮忙送自己和萍萍去县城的医院。担心县城交通会因疫情防控实施管制,她又拨打了120,最后亲戚开车将婆孙俩送到龙蚕镇后,遇到赶来的120急救车。

爷爷成某某没跟着一路去医院,他必须留在家里照顾10来岁的大孙女。此外,家里有3头牛,还有1头母猪刚产了猪崽。

【就医】

孩子怕风怕水

医生:这是狂犬病发病症状

在发病前两天的夜晚,萍萍还曾发生过一次呕吐。

萍萍是一名留守女童。奶奶龙某说,萍萍很乖,很聪明,在她9个月大的时候,儿子儿媳外出打工,自己一直在老家照管萍萍,直到萍萍发病,她照管萍萍刚好两年零10天。

龙某说,萍萍呕吐的食物残渣里有嚼碎的花生粒,她当时以为是萍萍跟姐姐吃花生吃坏了肚子,还特地给萍萍熬了糊米水喝。第二天,萍萍的身体情况没有变好,有些嗜睡。她带萍萍去场镇上的诊所开了一些药。

2月9日中午,想到萍萍吃坏了肚子,她特地用电砂锅熬了一点蔬菜稀粥。萍萍吃了两个半碗,饭后曾拉着奶奶想去屋前的小路上走走。龙某没有答应,她担心萍萍身体还未康复,便安抚萍萍:“孙儿,我们不去耍哈,等你好了,奶奶带你去水库那边买馍馍(零食)哈。”

“要得。”萍萍也不再央求,那个下午,她就和奶奶留在院子里。

龙某说,那天下午,萍萍显得特别粘人。期间,萍萍有些撒娇地说:“奶奶,我没得劲,你抱我嘛,我好累哦。”龙某将萍萍抱起来,抱了一阵,她说:“孙儿,奶奶抱累了,你下来走下嘛。”

“要得,奶奶累,我也累,我下来走。”萍萍不再让奶奶抱。下午,龙某在院子里洗红薯,萍萍还跑过来帮忙抬装红薯的箩筐,“奶奶,我帮你抬”。

2月10日凌晨1点左右,载着萍萍婆孙俩的120急救车到达南充市蓬安县人民医院。

龙某告诉红星新闻,萍萍在医院儿科住了一个晚上,但病情似乎并无好转。当天早晨,医生查房时,拿了一个未拆封的口罩在萍萍面前扇了一下,有风,萍萍立马躲开。

看到萍萍的异常反应后,医护人员提醒龙某,萍萍很可能是狂犬病发病,之后,传染科医生也赶过来,并端来两杯水,但萍萍一见到水,也赶紧躲开。医生说,怕风,怕水,这是狂犬病发病的症状表现。

“有救吗?你们赶快救人啊?”龙某焦虑地催促。医护人员告诉她,若萍萍确实是狂犬病发病,目前根本没药物可治。但医护人员安慰她:“这个也要看运气,看看她会不会出现奇迹。”

医护人员的话,让龙某的心情跌落到谷底……

【死亡】

带孙女强制出院回家

奶奶:让她在熟悉的地方安心离开

“奶奶,我想回家。”那天上午,在医院里的萍萍对龙某嘟哝着说。

龙某打电话给儿子讲述了萍萍的情况,然后决定带她回乡下老家。“她一直想回家。”龙某事后告诉红星新闻,她想让萍萍在生前熟悉的地方安心离开这个世界。

当天下午,龙某带着萍萍强制出院,回到村里。整个家,都被一层死亡的气息笼罩着。

龙某说,带萍萍回到村里后,她们还挖了一些传说中可治“颠狗病”的草药熬水,萍萍坐在一个背篓里,喝了3勺药水后,便将勺子推开。

龙某一直陪在萍萍身边,她希望陪这个小生命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她问依偎在背篓里的萍萍:“想不想姐姐嘛?”

“要想姐姐,也要想爸爸妈妈。”萍萍有气无力地说。

萍萍的话让龙某内心酸楚,她知道死亡正在向孙女逼近,但她却无能为力,“孙娃,你要走,就安心走哈。你几天都没睡瞌睡了,你想睡就睡嘛。”

爷爷成某某心里也难受得厉害:“孙娃,一路走好啊”。萍萍应了声:“嗯”。

只有两岁零9个多月的萍萍,她并不知道“狂犬病”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死亡是什么。

2月10日晚上8点多,萍萍离开了这个世界。

龙某说,按照农村风俗,孩子去世,爷爷奶奶不能去埋,她打算第二天找人将萍萍背出去好好埋葬。2月11日早上,龙某便接到蓬安县人民医院传染科打来的电话,询问萍萍的情况。

很快,蓬安县和镇政府相关工作人员来到家里了解情况。工作人员提醒,萍萍所患病是狂犬病,具有传染性。最后,龙某同意工作人员将萍萍遗体带走,火化。

【自责】

两个月前被野狗扑倒

奶奶称检查后并未看到伤痕

如今,能让龙某一家将萍萍跟狂犬病联系起来的事件,发生在2019年12月上旬的一个早晨。

龙某说,大孙女(萍萍的姐姐)上小学六年级,要去距家约5里路的学校读书,每天早晨,老伴都得赶在7点20分前送大孙女从家里出发。那天早晨,一家人吃过早饭,天未大亮,已经7点10分,大孙女和爷爷从家里出发去学校,龙某在屋里收拾碗筷,打扫卫生。

7点20分左右,屋外传来萍萍的哭声,龙某当时以为萍萍摔倒了,赶紧跑到堂屋门口。晨暮里,她隐约看到一只麻黑色的野狗将萍萍扑倒在院子里,“没有咬,她(萍萍)站起来后,又被扑倒了”。龙某来不及开灯,伴随着她的一声吼叫,野狗跑开了。

至今,龙某不知道当天闯进自家院落的野狗是谁家的。龙某说,自己家里没养狗,但平时将煮熟的红薯拌上糠倒在院里喂鸡时,村里一些野狗便常到院里来吃红薯。她当时以为那只野狗跑来吃红薯,担心“抢食”才将萍萍扑倒。

龙某回忆,她当时将萍萍抱进屋内仔细检查,没有伤口,就连轻微的抓痕也没有。天大亮后,她还看了萍萍的头部,也未发现有伤痕。

“当时如果稍微有个印子(伤口),我肯定就带娃娃去打(狂犬)疫苗了,就是这么糊涂,没有打(狂犬疫苗)。”龙某某一回想起那个早晨,就不断自责。

2月24日,蓬安县卫健局公共卫生股股长伍凌峰告诉红星新闻,2月10日凌晨,萍萍因“腹痛、烦躁不安、胡言乱语、嗜睡”等不适入住蓬安县人民医院儿科。当天早上,儿科主任、传染科主任联合会诊,根据萍萍的临床表现,初步诊断萍萍为狂犬病疑似病例,并立即将萍萍转入传染科进一步诊治。

“狂犬病目前没有任何有效药物治疗,致死率100%。”伍凌峰说,当天接到县人民医院的疑似病例报告后,他曾组织县疾控中心传染病防治和免疫规划科专业人员对萍萍的患病情况做过一次流行病学调查,初步掌握了萍萍的患病经过和就诊情况。当天下午,萍萍的奶奶不顾医生再三劝阻,强行带着萍萍出院。当晚,萍萍在其家中死亡。

2月11日,蓬安县人民医院根据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患者生前的临床症状和体征,按照《狂犬病诊断标准》相关条款,订正萍萍为确诊病例。

据萍萍奶奶回忆,去年12月某天,萍萍曾被一只麻黑色的野狗扑倒过两次,因未发现萍萍身体有明显的伤口,所以没给萍萍进行消毒处理,也未带萍萍去接种狂犬疫苗,那么,萍萍是如何感染狂犬病病毒的呢?

伍凌峰分析说,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萍萍之所以感染感染狂犬病病毒并导致最终发病,与当天那只扑倒萍萍的陌生野狗有关,野狗很可能舔伤了萍萍的面部,导致萍萍出现了不易察觉的微小损伤,带有狂犬病毒的唾液可能通过萍萍受损的面部皮肤或者其口鼻部粘膜等途径感染了萍萍;也可能是被流浪狗扑倒后,因天气昏暗,家属观察不仔细,未发现明显伤痕。

伍凌峰说,萍萍去世后,县级相关部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四川省预防控制狂犬病条例》等法律法规,及时将萍萍家一至三公里范围划为狂犬病疫点,并对疫点范围内的全部犬只进行捕杀,然后做无害化处理,防止类似悲剧重演。

【防控】

当地实施狂犬病防控工作

捕杀疫点范围内犬只

萍萍离世后,一场围绕捕杀狂犬病疫点范围内犬只的行动在蓬安县千丘磅村拉开。

图据“健康蓬安”


据蓬安县狂犬病预防控制指挥部办公室2月12日的一份情况通报称,

2月10日,该县龙蚕镇千丘磅村发生1例狂犬病病例,患者成某(备注:即萍萍)经抢救无效死亡。为有效制狂犬病危害,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根据《四川省预防控制狂犬病条例》第五条“发生人、畜狂犬病的城市街道、农村居民点及其附近一至三公里范围内,自发生疫情三年内为狂犬病疫点”,第十三条“发现狂犬病疫情后,当地人民政府应建立狂犬病预防控制指挥机构,按本条例第五条规定确定疫点,组织各方面力量迅速捕杀疫点的全部犬只和患狂犬病的其它动物,并将疫情及时通报给毗邻地区”之规定,确定狂犬病疫点,实施狂犬病防控工作。

龙蚕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萍萍离世后,镇上和村上开展了一系列的防控工作,帮忙安排处理萍萍的后事,并根据安排着手对划定疫点范围内的犬只进行捕杀并做无害化的处理。“暂时还没有捕杀完。”该负责人说,目前已经捕杀了疫点范围内的60余只犬只,接下来,还会继续做村民思想工作捕杀疫点范围内的犬只,毕竟谁也不想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在村里开始捕杀犬只时,龙某在家里着手清理萍萍的遗物,她删掉了手机里关于萍萍的所有照片和视频,其中有一段她最喜欢的视频,萍萍当时站在床上,伴随着手机里的音乐节奏欢快地跳舞。

“不想留着了,看到了就要伤心。”龙某说,除了萍萍的玩具、尚未拆开的新衣服,还有3罐萍萍平时爱喝的奶粉,她也让老伴一并扔了,“人都走了,还留着干啥呢?本来是买给她吃的”。

蓬安当地卫健部门公布的一张医院关于萍萍身份信息的“报告卡”上写到:萍萍生于2017年4月18日;死于2020年2月10日;疾病病种:狂犬病。萍萍去世那天,距她3岁生日,还有67天。

如今,整个家里唯一和萍萍有关的记忆,是挂在院门口核桃树枝上的一个晾晒夹,以前,龙某将萍萍换下的袜子、袖套洗干净后,就夹在上面晒着。

自萍萍走后,那个挂在核桃树上的晾晒夹,便一直空着……

延伸阅读:

全国政协委员岳秉飞:加强犬只狂犬病疫苗接种管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研究员岳秉飞此次带来的提案与狂犬病疫苗有关。他建议,应加强犬只狂犬病疫苗接种管理,提高接种覆盖率,以从源头控制狂犬病问题。

岳秉飞指出,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饲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在城市里,养犬甚至成为社会问题,其中包括宠物犬防疫管理不到位,没有按期接种疫苗,养犬人责任意识不强,不主动给犬定期接种疫苗,遛狗不拴绳,遗弃犬缺乏管理等问题。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每年犬用狂犬疫苗采购量约三千万头份左右,而养犬数量在八千万到一亿三千万之间波动,免疫接种比例在三分之一左右,防疫风险较大。然而,我国人用狂犬疫苗,2016年批签发上市658批次,1262.5万头份;2017年批签发上市892批次,1702.7头份,接种量非常大。

“在发达国家,人被犬咬伤之后,医生会先询问咬人犬的健康情况,如果犬没有表现异常且打过狂犬病疫苗,人在很大程度上就不需要打针,像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国家,犬都是普遍接受狂犬病强制免疫的。而我国的做法是,不给狗打疫苗,被咬了再补救,本末倒置,造成巨大的浪费,”对此,岳秉飞建议,狂犬病毒的宿主是犬类动物,控制狂犬病的流行必须从源头抓起,应大力加强犬只免疫管理,提高接种覆盖率。“同时强化养犬的登记注册,建立档案,明确定期免疫接种疫苗,发放免疫登记卡并加施免疫电子标识。有免疫标识的犬即使出现咬人情况也不必接种狂犬疫苗。”

关于养犬管理,各地出台了许多地方法规,但存在执行力度小,处罚不到位等问题。对此,岳秉飞认为,应加大对养犬人进行法制教育,明确养犬人的法律责任,加强公共安全意识,定期接种疫苗。同时,对养犬人强化责任意识,减少遗弃。

此外,岳秉飞表示,我国还应制订消除狂犬病计划,保护公众健康。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提出,到2020年在东南亚消除犬和人狂犬病以及到2030年在全球消除犬传播的人狂犬病的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体现我国作为负责任大国责任担当,应制订出消除狂犬病计划,积极推进,久久为功,才能取得实效。

来源:综合红星新闻、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32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