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轻易用“伟大”来形容人,但这些“大国明星”们是如此伟大

有态度 有温度 全网青年都在关注

截至12月中旬,这一年,我们已相继送别32位两院院士——这也是2018年逝世的院士总数。此外,还有数位在所属领域居功至伟的科学家也于今年离世。

在新中国70年奋斗史中,在科技强国道路上,这些谢幕转身的科学家们刻下了自己的姓名,印上了自己的足迹,而人们往往并不确切知晓他们的贡献——“大国明星”们习惯将名字深埋于泥土,却联手塑造了你我今日的世界。

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渴望了解这些不够“出名”的著名科学家。人们想知道,他们是怎样的人?做过怎样的事,说过怎样的话?为什么值得怀念?他们的离开又意味着什么?

爱国者

翻开2019年离世科学家的名单,可以看到,他们绝大多数成长于兵荒马乱的旧中国,怀揣科教报国的心愿,付出毕生心血建设新中国,爱国者是他们共同的标签。

于敏

1月16日“两弹一星”元勋、“共和国勋章”获得者、核物理学家于敏逝世。

在中国,于敏的名字曾绝密了28年。在“隐身”岁月里,他的工作填补了我国原子核理论的空白,实现了氢弹原理突破和武器化。尽管在氢弹研制中居功至伟,但于敏多次否认中国“氢弹之父”的称谓,说这是集体的功劳。

张嗣瀛

35年前,在1984年的国庆阅兵仪式上,年届六旬的他对着受阅方队中的我军新一代单兵反坦克武器热泪盈眶——为解决该武器因控制指令交叉耦合而不能中靶的问题,他研究了3年。

——汤定元

汤定元

——陈家镛

陈家镛

——涂铭旌

涂铭旌

奉献者

一座宏伟大厦的根基与栋梁,从来不像其外表那般享有夺目光彩。干惊天动地的事,做隐姓埋名的人,奉献者是这些科学家们身上的另一个标签。

孙忠良

卢永根

孟执中

梁敬魁

章综

拓荒者

这些科学家们几乎都在各自领域做出了开拓性的创新。新中国70年科技史上的许多“第一”都与他们有关。

李恒德

王补宣

卓仁禧

曾融生

阮雪榆

陈星弼

半导体器件物理学家、微电子学家陈星弼是我国第一批学习及从事半导体科技的人员之一,也是电子工业部“半导体器件与微电子学”专业第一个博士生导师,被誉为“中国功率器件领路人”。他是国际半导体界著名的超结结构发明人,其发明专利已被超过550个国际专利引用。

王业宁

解题者

随百废待兴的新中国一路前行,无论时代抛出怎样的难题,科学家们总能竭力找到答案。面对废墟荒野,他们建造;面对疾病灾难,他们救治。他们的回答未来或将被取代,但“解题”的动作永远被定格。

胡亚美

高长青

孔祥复

陆士新

金国章

沈自尹

田波

李玶

韩其为

孙伟

宁滨

季国标

容柏生

育人者

李济生

查全性

涂铭旌、高长青、于敏、梁敬魁、金国章、阮雪榆、孙伟、王业宁、沈自尹、容柏生、李恒德、汤定元、宁滨、孔祥复、孙忠良、李济生、查全性、卓仁禧、卢永根、陈家镛、章综、王补宣、季国标、李玶、韩其为、胡亚美、张嗣瀛、曾融生、陈星弼、陆士新、孟执中、田波……

校审 | 任晓蓉

编辑 | 罗   雯(团重庆市委)

你是怎么了解团团的?你喜欢团团发布的什么内容?你最讨厌团团的一点是?你对团团有什么建议……请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填写问卷,问卷结果仅用于团团粉丝调研之用,我们保证你所填写的信息不会被泄露~

这是一位学生会主席写的情书

缅怀大国“明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