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帮帮谭松韵啊?

hello大家好,我是外表美丽娇弱,内心敏感脆弱,每天忙着骂街和寻找笑点的狼来了。

谭松韵妈妈被撞案历时一年零8个月后,终于在昨天开庭了,庭审现场却意外的让人窒息。

从肇事者嚣张的态度,到无故消失的物证,以及当地警方在庭审现场的含糊其辞,都让人忍不住握紧拳头,想替失去妈妈的小姑娘讨一个公道。

很多平时不关注明星八卦的人可能不知道前因后果,我先来简单科普一下。

2018年12月31日晚,谭松韵妈妈在聚会返家的路上被车撞了,一行三人她的伤势最为严重。

当晚就做了紧急开颅手术,并转到ICU抢救。

遗憾的是经过20多天的全力抢救,谭松韵妈妈最终还是因为肺部感染合并多器官衰竭抢救无效去世。

因为当时事情闹得很大,叙永县警方在2019年1月25号,也就是事发后近一个月,才慢吞吞地发了一则警情通报。

就是这则通报,简直槽多无口。2019年1月1日14时,也就是事发第二天就已经锁定了肇事车辆,并确定犯罪嫌疑人就是马某。但警方并没有立即实施抓捕,反而对马某进行了多次劝投。

最终事发第三天,马某才在家属的陪同下去自首。注意:这里给出的定性是自首。肇事逃逸,警方多次劝投,自首?

如果被警方找到了也算自首,那么这个自首的含水量就还挺高的。然而事情还没完,按照通报的说法,公安机关马不停蹄的对马某的血液和毛发进行了抽样送检,确认肇事前有饮酒行为。庭案现场也证实,马某除了夜宵店那7杯啤酒,还曾和朋友在KTV唱歌,但他在审讯中隐瞒了KTV部分的经历。也就是说马某肇事前这顿酒,已经是第二轮了。

抛开酒驾不说,公诉书还显示马某的尿检结果呈阳性,这样一来马某不仅酒驾,还涉嫌毒驾。但他在庭审上面直接否认吸毒,自称不知为何尿检结果呈阳性。庭审中关于尿检这幕,更是堪称荒唐——公诉人:提取的血液是怎么给凉山州的公安局进行检验的呢?相关办案人员:这个...我们是有分工的,我的分工当时他不是送血液。公诉人:那是谁,你清楚吗?相关办案人员:想不起来了。公诉人:那血样是什么时候抽取的呢?是在马弘明到案当天,还是毛发结果出来以后?相关办案人员:想不起来了。公诉人:还有多的样本吗?相关办案人员:只采集了刚够检测的量,按照流程来说,现在是没有证据证明他吸毒的。谭松韵律师:一测都呈阳性了还不能证明?相关办案人员:现在没有当时的毛发物证啊。

至此,我们能得到以下信息:1.嫌疑人尿检呈阳性2.毛发样本检测呈阴性

3.提取的毛发样本刚够检测,无法再次检测4.无法证明被告人吸毒

大家看懂了吗?

因为物证被弄没了,所以不能判定犯罪嫌疑人构成犯罪。这才是真·逻辑鬼才啊!

随后谭松韵粉丝后援会根据庭审,整理出了很多质疑:

比如KTV监控,行车记录仪监控,路边重要位置监控全部不见等,全部有理有据。

但依然不能阻挡犯罪嫌疑人马某当庭信口雌黄——当时的责任认定书,已经判定了马某全责。

但他坚称在马路上行走的谭松韵妈妈也有责任,谎称自己的车速只有27迈。

事实是,事发当天马某的保险杠、引擎盖受损严重,挡风玻璃更是被撞出一个洞,显然27迈的车速不可能把车撞成这样。

不止如此,庭上的马某气焰十分嚣张,全程有恃无恐、毫无愧疚之心,数次打断审判长讲话。

一会儿说尿急,一会儿喊腰疼,还说不休庭就在庭上大小便,庭审也因为他的无理取闹被迫休庭10分钟。

前面说了,除了谭松韵妈妈去世,还有两个受害者的家庭也正面临着巨大灾难。62岁的受害人陈某因为这场车祸,全身肿胀地躺在病床上痛苦呻吟。怀孕两个月的儿媳在家和医院之间奔波,5个月时因为劳累过度流产,肚子里的双胞胎也没来得及到这个世界看一看。

这时候犯罪嫌疑人的家属不光没有愧疚和补偿,甚至当受害者家属提出解决问题时,马某的母亲还在要指责家属称:他们害的儿子马某在监狱过年。这真的是人话吗?

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拥有巨大话语权的明星,很难处于弱势地位,但这次真的不同。

谭松韵在医院照顾妈妈期间,有营销号用旧图造谣她和男艺人约会被拍,她没发声。直到经纪人发文,大家才知道她遭遇了什么。

在节目上她红着眼睛说:“最大的愿望是能梦见妈妈。”

“希望妈妈下辈子是自己的女儿。”

又在庭审现场哽咽着说“从案发到现在已经1年8个月了,我每天都很想她”。

看着她克制再克制也忍不住的哭腔,看着她深呼吸后缓缓说出只求还妈妈一个公道。

再想想她最平常的诉求也未必能得到,真想帮帮她啊。

今日头牌 | 狼来了

素材奶妈 | 谭松韵

===相关推荐===

戳👇图片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文字为万星人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图片素材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截止到周日晚上12点

每周被赞最多的评论作者

会获得万星人精美礼品一份

期待你的精彩评论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