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什么来纪念他?追问武汉大疫中失守的专业防线

“吹哨人”以身殉职,在拷问人们:

为什么此次疫情中专业防线全线失灵?

2月7日凌晨2点58分,最早在网络上披露新型肺炎危险性的8人之一、眼科医生李文亮病逝。

武汉中心医院官方发布李文亮逝世信息

“吹哨人”以身殉职,在拷问人们:为什么此次疫情中专业防线全线失灵?

武汉疫情爆发后,在24小时不间断的工作中,笔者接触了大量的动态信息,同时“医学界”拥有的专业医学编辑团队、行业里广泛的网络,让我们对于整个事件的了解越来越立体和深入。

武汉新型肺炎疫情怎么定性?

考虑到武汉当地的医疗状况,截止2月5日24时官方公布的28060例确诊、564例死亡、全国超过2%的病死率,笔者相信,武汉新型肺炎疫情严重后果已超过2003年的SARS,成为21世纪迄今为止我国最大的瘟疫。

武汉世纪大疫,是天灾?是人祸?是谁的责任?不知道!但笔者想问几个问题:

1.生物信息学专家的意见为何没有人听?

有文章披露,早在2019年12月26日,做基因分析的生物信息学家已经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有强烈的传染力和致病性,当时他们讨论“这跟鼠疫一个级别”(点击回顾)——这样严重的事态,一定会通知到委托方,最终会通知到官方渠道!但这些掌握了最先进科技的科学家的意见,为什么没有被采纳呢?

最早发现疫情的生物信息学专家们的讨论

2.临床一线医生的看法为何被压制?

1月1日,武汉警方因为“散播谣言”训诫了在微信群中通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情况的8名医生,相关新闻1月2日还上了中央电视台。

这些医生被训诫之后,仍奋斗在一线,8人之一的“吹哨人”李文亮,家人、多名同事被传染,1月12日入院、2月1日方被确诊、2月7日以身殉职!

2月7日凌晨殉职的李文亮医生

“春江水暖鸭先知”,临床一线的医生是最早最直接发现新型肺炎的人,他们率先感受到了疾病的危险性。

而经验丰富、经历过SARS战役的武汉临床专家们,对疾病的严重性上,没有判断失误。

有关信息表明,国家卫健委派出的第一批专家组成员于1月1日到过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当时金银潭医院已按照SARS的治疗方法阻隔空气了——武汉的专家和医生们并没有丧失职业敏感性、专业判断。他们也通过有关渠道反映了,要不哪里来的中央专家组?可为什么没人听这些一线医生和临床专家们的意见?

3.国家派出的专家组为何失声?

最近《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密集发布了中国专家们的一组文章,相关信息披露:早在12月份,武汉的临床专家们已经掌握了一组病例,知道新型肺炎“能够人传人”,最终发表的顶刊论文,正来自于这些材料。1月1日的合影中,国家卫健委派出的第一批专家组成员李兴旺、曹彬都在,他们既然穿着防护服参观了金银潭医院,自然知道疾病的严重性和传染力。他们为何不发声?

有人推测,专家们选择从《柳叶刀》发论文是因为他们在国内无法发出声音。这是事实吗?

1月1日拜访金银潭医院的专家们

4.为什么公卫专家的意见缺席?

近期密集发布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论文,可以证实,武汉当地的临床专家、公卫专家,工作并非不出色。病例很扎实,可以看出很多东西,但是他们的专业判断呢?他们的声音为什么没被重视?

为什么我们有优秀的生物信息学专家、负责的一线医生、富有经验的临床专家、有能力的公卫专家,目前看来他们均没有失职,可为什么在“是否人传人”的结论上,他们却“集体失声”?

为什么在疫情急速扩散的一月份,当地政府和专家无视事实,一直在强调新型肺炎“可控可防可治“、“人传人风险低”,以至浪费了最宝贵的3周时间,在武汉酿成世纪大疫、让全国进入一级响应?!

为什么我们不相信一线的科学家、医生、临床专家、公卫专家,必须派出国家“高级别”专家组,必须通过84岁的钟南山院士才能宣布这个简单的事实:新型肺炎“可以人传人”?

为什么我们不让能听得见炮火的人去指挥战斗?让真正的公卫专家扣响抗疫的扳机?!

这些仍然不清楚,但却至关重要,公众和医务工作者有权获知真相——

人们有权力知道真相,是因为是普通的人们在承受着瘟疫的生命代价和经济损失;

人们有权力获知真相,甚至不是为了惩罚,而是只有调查清楚真相,才能找到问题的根源,针对性改进我们的防疫系统。

2015年比尔·盖茨在埃博拉瘟疫爆发4天后的TED演讲《下次的疫情爆发,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很好的解释了武汉大瘟疫的原因——我们的防疫系统,没有准备好一场瘟疫。它在信息汇报、决策、公开、行动上,存在严重的问题,包括多头管理、权责不清——未来我国的防疫系统可能需要仿效美国的CDC,变成一个更独立、更有权威的机构。但这还依赖于,我们的政府官员尊重专业、尊重科学,让“听得见炮火的人去指挥战斗”!

比尔·盖茨

比尔·盖茨在演讲中提出:“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很好的反应系统。我们可以利用当今先进的科技……我们是有工具的,但这些工具必须统合在一个全球健康系统下,此外我们必须处在战备状态。”

是的,比起先进的技术来说,我们最需要的是一个更好的疫情反应系统!

在新的系统中,人们尊重专业,胜于尊重专家;尊重科学,胜于尊重科学家;最重要的是,人们尊重基于科学的专业判断,胜于尊重官员的级别!

如果我们能认真调查、找到真相、严肃处理,我们有望建立起官员更负责、运营更有效的新的防疫系统;

如果我们能从本次瘟疫中吸取教训,建立起更好的防疫系统,武汉大疫将成为本世纪中国最大的瘟疫;

如果我们没有学到教训,瘟疫将继续在中华大地上潜伏,直到一个适当的时机,它将卷土重来——就像2003年的SARS,和目前正在肆虐的2019-nCoV。

上一篇:
下一篇: